目前分類:【專欄】抗癌藝術家阿布 (4)

瀏覽方式: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

undefined

生命的寬廣,如同海洋般的遼闊。生命的際遇,更如海浪般的起伏。

原本以為順利開刀後的我,可以逐漸邁向康復之路,無奈些許的誤差,將我推向另一波的考驗。一波未平,一波又起,開刀還不滿24小時的我,人工髖關節就脫臼了兩次,第一次即時被醫生發現,馬上接了回去,第二次卻沒這麼樣的幸運。
被推回一般病房休息的我,護理師們先將我移位再幫我翻身,慌張疼痛又手忙腳亂的我,只能做無謂的抵抗,所謂無謂的抵抗即只能用力哭泣,無法拒絕,任憑他們將我移位與每三個小時一次的翻身,身上七十多公分的傷口在每一次的移動都像被狠狠撕裂著,但這些又是必經的過程,因此只能用「怒哭」來宣洩。
白天在一陣的兵荒馬亂、鬼哭狼嚎中結束,夜晚主治醫師下刀後來巡房,看了我的雙腳直覺不對勁,將它們一併攏,不知道什麼時候,我的人工髖關節又脫臼了。醫師們決定在病房裡進行接回的工作,先是讓我睡去,再緊急call回還在醫院能處理的醫師。

文章標籤

魔髮部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抗癌藝術家阿布專欄 - 放棄,從不該是一個選擇

 

還來不及等待化療副作用「掉髮」的到來,也不浪費等待左胸口傷疤癒合的時間,父親預約了醫院樓下髮廊的理髮師來到病房,要為我的這場戰鬥,率先揮出第一棒。躺在病床上,讓理髮師將自己的長髮分成四等分綁起,每剪下一束,就是減去了一個季節,從那刻起,我的生命必須與正常的四季暫時告別。勇氣是連繫我與人間,最後僅存的一條線。
躺在病床上左右張望,久久沒有見到父親的身影,心想:「大概有什麼事情耽擱了吧」,突然,病房的門開了,父親戴著冬天才戴的棒球帽進來,脫下帽子,露出大光頭,朝氣十足地說著:「女兒光頭多久,我就光頭多久。」我才明白,原來父親的愛,是這種的浪漫。
文章標籤

魔髮部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抗癌藝術家阿布專欄

那一年,我21

魔法部屋11月.jpeg

 

你可還記得21歲時候的自己是什麼模樣?

文章標籤

魔髮部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

undefined

2012年的9月,我被醫生宣佈罹患了五年存活率只有8%的罕見骨癌,醫生告訴我,即使開刀成功,也必須倚賴著輪椅,能不能活超過五年,是個未知數。 

一夕間,我失去了二十年來辛苦建立起的高牆城堡,失去了自己最引以為傲的獨立堅強,我驚慌失措、不斷掙扎,那一天我像是被吸進了無止盡的黑洞,我拼命的想拉住些什麼,卻什麼也抓不到,任憑自己在黑暗中飄移。

這五年來,我努力地想在平庸與平庸之間,尋找一個特別。在眾多罹患癌症的人中,我是其中一個,在眾多行動不便的人中,我是其中一個,但是,我想要當獨一無二的那一個。

我渴望跳脫世俗的既定認知與對我的看法,我期盼自己能在平庸的生活裡,尋上一絲的脈絡,然後開始扎根茁壯。

文章標籤

魔髮部屋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